喜欢本站请转发给您的好友!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!!!

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美女同事田润的第一次

美女同事田润的第一次

这回和我一起出差的是新来的大学生田润,人如其名,甜甜的水嫩嫩的,据说是是公司老总亲自招聘来的。

  跟着我主要是熟悉外面的业务,田润是那种很漂亮很热情的女孩,很快我俩就熟络的和兄妹一般,我作为大哥和前辈,一路对田润照顾有加,田润也很懂事,在干活的时候也非常有眼色,帮我端茶倒水递工具,踏实肯干不怕吃苦,我原本以为田润到了工作现场肯定会看看就躲去办公楼或宾馆,没想到田润带着工作服,跟着我上高爬低钻旮旯,说实话田润真是那种很叫人欣赏的女孩子,田润对我娴熟的技术也很佩服,从她干净的眼神里流露出的欣赏和钦佩我能清晰的感受到。

  客户对田润也印象非常好,安排食宿规格似乎都要比平时高些。

  (美女效应还真不是盖的。

  )晚上休息前,我跟妻子通了个问候电话,妻子似乎有些着急,不像平时那样在电话里跟我腻歪个没完,总想结束通话,我心里疑窦顿生,装作若无其事的问妻子,「老婆,是不是今天工作有些累啊?」妻子倒是就坡下驴,「嗯!老公,今天事情多死了,忙的我手脚都不着地,哎呀!好困啊!」一边说一边哈欠连连的声音传入话筒,我只好说老婆注意身体,早点休息吧……挂了电话,我马上登陆家里的监控,屋里各个房间都是没有开灯的状态,好在现在监控都支持夜视功能,虽然没有开灯,但是各个房间里的情况一目了然,根本没人在家,我不禁嘀咕,这么晚了妻子不在家里在什么地方?虽然猜疑,但是这么晚了,哪敢打电话到岳母家里问,如果问了,不管妻子在不在岳母家,摆明了肯定是夫妻之间出了问题,岳母那张快嘴还不烦死人。

  辗转反侧的不停浏览家中的画面,希望屋里的灯光忽然亮起,妻子伸着懒腰回家,忽然,床头的座机响了起来,我条件反射的接起电话,一个甜的发腻的声音传来,先生,需要服务吗?我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把电话扣死,但是心里却被那声音引诱的潮热难挡。

  我强迫自己赶紧睡觉,闭眼开始数羊,还没数到200只,房间就隐隐约约传来女人欢实的叫床声和吱嘎吱嘎的运动声,实在难受,起来穿上衣服,准备出门散散心,不想一出门就碰见了田润正在关门,也准备出去,配合着走廊里清晰的叫床运动声,我和田润都觉得尴尬无比,我作为男人,只好硬着头皮打招呼,「晚上没吃饱,想出去找点吃的。

  」田润也慌乱的回应,「是啊!我也饿的睡不着。

  」我其实不想吃东西,但是都这么说了,「那好,一起,我请你喝酒。

  」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鬼使神差的把宵夜说成了喝酒,田润也顺势接着说,「好啊!我们一醉方休。

  」在即暧昧又尴尬的气氛中走完了漫长的走廊,我俩都没再说话,可是越不说话气氛越暧昧,宾馆外面不远有一家烧烤店,我要了点烤肉,要了些啤酒,要完东西,我满脑子想着妻子的问题,没有说话的欲望,田润也闷着头不吭声。

  小店啤酒凉菜上的很快,田润似乎埋怨我不吭声化解尴尬,给我俩倒倒满酒,赌气似的跟我碰杯,然后一饮而尽,我正需要冰凉的啤酒化解潮热的内心,酒来不拒,很快我和田润就推杯换盏,喝的一塌糊涂。

  第二天醒来,我发现自己躺在宾馆床上,怎么也想不起来昨晚是怎么回来的,知道自己遭遇了传说中的喝断片了,我不嗜酒,以前喝醉了都是人吐的一塌糊涂,但是心里什么都一清二楚,可是昨天晚上竟然醉的断片了,妈的,难道是黑店假酒,揉着似乎要四分五裂的脑袋,侧头一看,马上就惊的我所有的酒醉后遗症完全消退。

 
  田润全身赤裸的趴在床上,床上一片狼藉,已经干了的血迹弄得床上到处都是,我既吃惊田润的赤裸,更害怕的是这些血迹,难道我醉酒杀人了?这个念头闪过脑海,让我浑身发软,赶紧伸手摸了摸田润的鼻息,还好有气,也顾不得避嫌,赶紧翻看田润伤在哪里,田润经我翻弄,也缓缓醒了过来,看见赤身裸体的我趴在她身上翻找着什么,马上尖叫起来,我被吓得够呛,连忙捂住田润的嘴,「田润别叫,你听我解释,你答应我不叫我就放开你,好吗!」田润挣扎了一会,无法挣脱,似乎听到了我的话,停止了挣扎,我试着拿开了捂住田润的手,田润果然没有大叫。

  「田润,别激动啊!我们来捋一捋发生了什么哦。

  昨天喝完酒,下来怎么了?你还记得吗?」田润漏出思索的表情,摇摇头,我接着问「那你知道我俩是怎么回到房间的吗?」田润又是摇摇头,「你觉得什么地方不舒服吗?」田润感觉了一下,小声说「现在吗?」我真诚的点点头,田润继续小声说道「你压得我有点喘不过气。

  」我赶紧翻身下来,继续追问,「哎呀!我不是问这个,我指的其他地方,身体有没有地方受伤。

  」田润赶紧把自己藏进被窝,似乎检查了一会,然后就突然开始哭了起来,我这会就是头猪也知道了怎么回事,妈的酒后乱性,我那一刻确实有点瞧不起自己,多好的女孩啊!就这样被酒后糟蹋了。

  我真的完全茫然不知所措,想想万一传回厂里,让妻子知道了,我简直不敢想后果,我蹲到一边,痛苦茫然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发呆。

  田润哭了一会,见我没有动静,偷偷的从被窝伸出脑袋看我,大概是被我无助且痛苦的造型震慑住了,默默的止住了哭泣。

  田润真是一个善良的好姑娘,尤其可贵的是能够设身处地的换位为思考,在沉默中估计回想起了昨天的情况,田润反而开口安慰起我来,「黄哥,我想这件事情是个意外,我知道你也不想这样,都怪我昨天不该耍小性子,和你拼酒。

  」听着田润的安慰,我感动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,越发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,「田润啊!你是一个好女孩,我发自内心的喜欢你,不过你不要误会,这种喜欢是喜欢妹妹喜欢亲人的那种喜欢,真的,我指天发誓,对你绝没有一丝一毫的坏心思,真的,就希望你这样善良阳光的女孩好,哎!我昨晚心情不好,我真不是故意的,我他妈就不是个人,要是我对你有任何坏心思,叫我立马变成绿毛乌龟绿毛王八蛋。

  」田润听着我语无伦次的解释,尤其是听到最后的诅咒,差点没忍住笑出来,「黄哥,你别说了,我明白,你不是那种人。

  」看我还想解释,田润又接着说,「黄哥你别再解释了,再解释都让我感觉是我故意勾引你似的。

  真是的,你看你痛苦的样子,我有那么不堪吗?」我听了田润的话,简直目瞪口呆,代沟啊!虽然我占有了田润的第一次,可是我心里确实非常难受,还有些惶恐不安,非常难以形容的感觉,田润当天就返回厂里了,我也在惴惴不安中总算熬完了北京的工作。

  【完】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女秘书被插的大叫好舒服

收藏本站 百度地图 网站地图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Copyright © 2015-2025 all rights reserved